霜留竹辞

这里竹辞/阿纪.

【金士】骑士与龙

*私设多且懒得说,预警
*金士为什么就这么难写……
*两个星期以前的梗不知道该能不能写好

1.
“身为骑士,你必须得习惯着女装啊。士郎,不然可就不合格了!”远坂凛表情相当严肃,如果不是她眼底的笑意,卫宫士郎可能以为她是在说着什么正经话。

“不,远坂,为什么非得要我来假扮伊莉雅——”“卫宫骑士,不能向迪昂和阿斯托尔福学习好吗?身为肩负着保护公主重任的骑士,你不女装谁去女装?切嗣先生和爱丽太太可是非常正经的拜托了你保护好伊莉雅啊!”

卫宫士郎放弃和她辩解,他们争论了十多分钟。他还是输给了远坂凛的口才,或许远坂说的是对的,骑士就该女装呢。他如此自暴自弃的想着,看了一眼理性蒸发欢呼雀跃着的阿斯托尔福。

他本来以为有自愿帮忙的阿斯托尔福和迪昂就已经足够了,结果远坂大小姐还是觉得不够妥当,三条寻找圣杯路线里,如果正好是护送真正的伊莉雅的他们遇到了劫匪,那就很糟糕了。

队伍本身就在沙尘暴之后丢失了大量的物资,许多精锐的战士也都死于魔兽之口。能不能穿过沙漠还是一个问题。

“总之士郎,穿上衣服之后你也会行动不便,但是——千万别把裙子弄脏了。”整理好队伍准备出发时,远坂凛回过头看了一眼卫宫士郎,虽然知道卫宫士郎会同意主要是怕她被盯上,但是——爱因兹贝伦仿制天之服的礼服真的很贵啊!

“哦好,远坂你也多注意自己安全。”卫宫士郎能感受到身边同伴忍不住的笑,红着脸坐在伊莉雅该坐的骆驼上。就算用魔术变成了小女孩的样子,也一点都不好!

而真正的伊莉雅,已经用魔术扮成了普通少女。

在乌鲁克沙漠,他们也就能用些小魔术了。不然凭借远坂凛的魔术和爱因兹贝伦的财力,一路用魔法开道都可以成立。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远坂凛稍稍放松了一点。紧绷着的神经为松弛下来。然而,队伍里的幸运值似乎不是远坂凛和伊莉雅能挽救的了的。

“啊啊,我听说爱因兹贝伦的王女就在你们队伍里面是吧。沙漠风吹日晒的,想必王女殿下不介意同我们一起去休息休息吧。”

领头的男人咧开嘴微笑,手上的刀在阳光下反射出晃眼的光,卫宫士郎抓紧手上的僵绳,下意识的想要开始投影。

“王女殿下不会和你们这些人厮混的——如果你们敢动手的话,大可以试试。但是即使在不熟悉的沙漠里,爱因兹贝伦也不是你们这些毛贼可以动的。”远坂凛双手抱胸,对方人数并没有到她不能应付的地步,如果连“伊莉雅”都保护不了,她宫廷魔术师的称呼还要不要的了。

某些时候来说,老天爷是很喜欢开玩笑的。

比如说双方跃跃欲试想要开战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足够让所有人懵逼。

大概谁都没有应付突然发生的沙尘暴的经验,连劫匪都慌了起来。混乱之中,有人松开了牵着的骆驼。

——
“唔,好痛。嘶——”卫宫士郎是在一片绿洲中醒过来的,他意识到他和远坂凛失去了联系。魔术制作的通讯器也被沙尘暴毫不客气地摧毁了。

但是,起码还能补充一下体力,算得上庆幸吧。

经历了许多怪事的卫宫士郎不想去计较他是怎么出现在一片绿洲之中的,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小心翼翼脱下衣服解除了魔术。

模仿天之服制作的礼服实际上也是可以防身的东西。这次出来一共两件,还有一件在伊莉雅身上。

衣服并没有凛说的那么容易损坏,即使是经历了沙尘暴它也依旧可以用于贵妇人的舞会上。卫宫士郎将它挂在树上,打算在河水里清洗一下自己。

检查了一边河水,他放心的跳了下去。
——
“大哥哥?大哥哥?”卫宫士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站在岸边弯腰呼唤他的金发的男孩子身上只用了白色的布把下半身遮住,双眼如同爱丽的眼睛一样是剔透的红色。但是和爱丽总是盛着温柔笑意的眼睛不同,这双眼睛像蛇一样。

“哎,你是?”卫宫士郎尚没有弄清楚情况,盯着男孩的眼睛发起了呆。男孩精致的相貌甚至胜于伊莉雅,仅仅是盯着那双眼睛就像是被魔力蛊惑了一样移不开眼。

不仅仅是因为相貌,卫宫士郎从他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他摇头,怎么可能呢。龙与人类的的差距差太多了啊。况且这个孩子很有礼貌呢。

“哦,我是吉尔,大哥哥你继续睡在这里的话会感冒吧,手都起皱了呢。”吉尔微笑,士郎下意识的看向放着衣服的树——空空如也。

“那个吉尔,你之前有看到树上的衣服吗?”卫宫士郎甚至仔细看了看吉尔那件像是把衣服撕裂之后得到的布,并没有相似的魔力波动,撑死一个材质。“没有哦大哥哥,我只看到了大哥哥你呢。”吉尔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双眼一直对着士郎的眼睛。

“大哥哥你是找哪里的那件衣服吗?”吉尔指向卫宫士郎背后,他急忙转头,看到了礼服。总算放下了一颗心的卫宫士郎舒了一口气,却因为接下来的事伤透了脑筋。

“大哥哥那是你的衣服吗?”

【金士】唠唠叨叨一夜癫狂

*我实在想不出题目了啊啊啊!
*ooc有的,恋爱脑有的
*我就是个cp脑+恋爱脑
*金士恋人设定,其他设定不想补充了……将就下吧

1.
【吉尔伽美什的脾气应该是最难形容的吧。】

卫宫士郎看他和远坂凛打牌时阴晴不定的脸,心跳的比那两个人还快。

【如果英雄王因为打牌输得太惨会不会恼羞成怒?】他难得在削水果的时候走神,盯着吉尔伽美什的侧脸发呆。显然他多虑了,如果不是恶意挑衅,吉尔伽美什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当场抽出宝具。其次,他和远坂凛的幸运值并不是多灾多难的卫宫士郎可以理解的。

从幸运值来说,吉尔伽美什和远坂凛两个人不相上下,但是如果从对钱财和胜利的渴望来说,远坂凛的信念更强一点。

她养saber之后家里和彻底破产已经没有区别了。虽然吉尔伽美什在这方面也不意外的想胜利就是了,但是在卫宫士郎幸运E的加持下,吉尔伽美什不意外的输了一局。

“哦,居然输给你了。”吉尔伽美什扔下牌,端起一杯茶慢酌。“哈哈,差点也输了呢,吓死我了。”

远坂凛松了一口气,挂着淑女的端庄笑容将钱拢到自己这边,拍拍旁边不知所措为凛的胜利而欢呼的冬木之虎。“不过呀,果然大河老师的幸运值不是卫宫同学可以相比的。”

卫宫士郎无比熟悉卫宫同学这个称呼,远坂凛生气或者坑他的时候,一般都是这个笑容

卫宫士郎硬着头皮把削成一块块的水果放进盘子里端上来,不知道远坂凛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之前远坂凛和吉尔伽美什打牌前,说过赢的人就是今天晚上的无冕之王。

大概意思就是那个人的话谁都得听。

好在吉尔伽美什愿赌服输,虽然他不知道卫宫士郎和藤村大河的座位决定着谁赢谁输——在他和远坂凛幸运值相等的情况下。

“小丫头,你有什么要求。”吉尔伽美什瞳孔微缩,脸上笑意不变。

远坂凛更觉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上了一样,狂妄的吉尔伽美什像狮子,但这个时候他更像那狡诈的蛇。赢了吉尔伽美什可能不是一件好事,但是saber就在她旁边,况且认识一段时间,她倒是觉得吉尔伽美什没那么恐怖了。

就算对方炸毛了,还有卫宫士郎在。

“到天亮之前,御主和从者交换性格来说话!”远坂凛抱胸站起来,笑的十分狡诈。“哎,凛,这样不好吧!”saber放下小糕点,站起来表示自己的不情愿。

况且现在吉尔伽美什是卫宫士郎的从者,看到吉尔伽美什像卫宫士郎一样友好待人应该是有生之年。

“好了好了saber,今天晚上可是必须得听我的啊。”凛弯起眼睛,笑容可掬。“但是……”“卫宫同学,作为第一轮就输掉的输家,你有什么意见吗?”“我没有意见了。”

“英雄王呢?”“听起来有点意思,本王就勉强同意吧。”吉尔伽美什用牙签扎起一块苹果,悠闲自得的吃起水果,全然不在意远坂凛的提议是不是有哪里不妥。

说实话,他反倒好奇如果卫宫士郎来扮演他会是怎样的滑稽有趣。

听不懂的藤村大河提出了一个问题——“MASTER?SVENET?意思是吉尔伽美什是士郎的仆人吗?”她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在闪闪发光,但是这颗星星似乎在做引爆炸弹的事。

……

让一个英语老师……不,一个不知道圣杯战争的成年人待在这里简直是想死想疯了吧。远坂凛扶额,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比较好。

卫宫士郎慌忙摆手,他可不敢让吉尔伽美什这样骄傲的人做他的仆人。吉尔伽美什今天倒是格外宽容,仅仅是挑挑眉头说道:“呵,倒不如说他是本王的仆人吧。”

saber很“尽职”的承认了,如果不是大河在这里,她可能会换上武装来个月下的骑士宣言。她一脸严肃的像是在说什么天经地义的事,还转头批评了吉尔伽美什。如果不是远坂凛捂嘴捂的及时,大河可能又要问“使魔”“英灵”是什么了。

早早地退场的库丘林差点就要当着藤村大河的面大喊一句自裁吧假神父,然后被言峰绮礼拖回了教堂。远坂凛有点同情的看着悲剧的发生,然后就没了。

远坂凛的提议很新奇——仅仅对于吉尔伽美什。因为这一届的圣杯战争,很不巧的有一个通病——从者与御主几乎相反的性格。

且不说卫宫士郎与吉尔伽美什,任何时候都保持乐观积极向上的大小姐凛是个傲娇,而且懂得变通。但是骑士王完全不同,严谨且开不得玩笑,几乎是有话直说,被称作不懂人心的王。

——
金士好难写……
因为要睡的原因完全没有写出自己想写的糖
我还是自己滚吧
少的可怜的粉丝濒临消失而我,又双叒叕爬墙了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群里一群直男
居然能和我讨论金士这对cp

【铠露】月夜

   那是露娜第一次杀人,鲜红色的血从那人身体里喷涌而出,该隐将她拉到身后,挡去了大部分的血液。被弯刀穿透胸膛的杀手仍然固执地靠近兄妹两人。致命的伤口不断涌出血。
   杀手被黑布遮的严严实实的脸上唯一露出的眼里写满了怨恨,然而这只是在做无用功罢了。他扑通地倒下了,背后银色的弯刀被血色浸染。在月光的照耀下映出该隐背后小小的露娜。
    露娜的脑海里还回放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和哥哥对峙着的杀手被她偷袭。那个男人固执地转过身,阴翳的眼睛狠狠瞪视着她。
    她能感受到脸上的鲜血在凝固,全身都忍不住的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攥着该隐的衣角。该隐见她被吓成那个样子,嘴唇抿起,把露娜打梗抱着。在静谧的森林里,只听得到露娜打着哆嗦的呼吸声。
    今夜的月光格外温柔,露娜很快就睡着了。抱着她的该隐沉思着今天的战斗,忽然想起露娜将刀刺进杀手身体时,脸上狰狞的表情。
    露娜是天生的战士,尽管才八岁,却谨记着对敌的进攻措施,动作稍有些不流畅但却没有犹豫。弯刀快准狠,正刺中心脏。
    她不是普通孩子,也不应该是。







——
很好奇王者里铠家族的设定了……
居然能传承下来????

【罗曼咕哒】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肯归

*情人节的脑洞偷懒到现在
*表面是古风标题
*事实上只是因为标题和医生真的很配
*你表面看我矫情的不行实际上我也是矫情的不行

1.
“前辈——睡着了吗?”

玛修走进咕哒子的房间,正想和她说什么,却看到少女闭着眼趴在桌子上,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方形的礼物盒,橘黄色的礼物盒上打着白色的丝带,很正式。可能是因为放了一段时间,盒子看起来很旧了。并不像是迦勒底的英灵们送的礼物,事实上情人节已经结束了。

玛修苦笑着摇摇头,随手拿了一件挂在墙壁上的衣服给睡着的咕哒子披上。打算离开时,却听到一声细微的医生。她看看熟睡的咕哒子,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一直以来笑着安慰她的前辈,其实根本无法接受医生离开的事实吧。玛修抿紧嘴唇,退出了房间。

——

咕哒子很累了,所以她选择了趴在桌子上休息。她的脸紧贴着冰凉的桌子,手上把玩着从保险柜里翻出来的礼物盒。礼物盒翻转间,她想起了那件往事。

——
情人节的迦勒底洋溢着节日的快乐——个屁。

女性从者都想着给御主送巧克力,可是材料着实不够。于是一个两个的跑去威胁男性从者去打材料,为什么不自己去?开玩笑,去了就等于承认自己想给御主送礼物了,除了少数大胆的女性从者,大多数都是以【刚好看到有多余的巧克力材料想着你没有人送巧克力就太可怜了所以请你收下吧。】或者是【巧克力材料浪费太可惜了】【御主最近辛苦了吃点吧】

没办法,迦勒底的傲娇>80%。

咕哒子更可怜一点,每天带着男性从者们刷材料,为了满足平时没有什么要求的男性从者们出战的要求,快到情人节的那几天是日夜不分的打关卡。

她当然猜得到从者们是为了她才这样辛苦。

可是她险些猝死啊!

罗曼医生如同往日一样在管制室工作,一个人孤独的可怜。咕哒子抱着小山一样多的巧克力去找他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是超越了羡慕嫉妒恨的复杂了。

但是咕哒子没有那个闲工夫顾忌他了,开门见山地说道:“医生,麻烦你找个从者们找不到的地方——天哪这么多巧克力我得胖成球了。”

“这么辜负从者们的心意,真过分呢。”罗曼笑着接过她手上一半的巧克力,陪着她也一段时间了,他自然是知道咕哒子只是会存放好巧克力,不会吃掉。

待解决了巧克力的问题,咕哒子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锡纸包装的巧克力递给罗曼,歉意的说道:“抱歉,迦勒底实在是找不到可以用来包装的东西了。”

罗曼接过带着咕哒子体温的巧克力,打开锡纸,小心的将巧克力取出来,难得的收起了笑容,盯着巧克力沉默了片刻。最后巧克力因为罗曼手指的温度而微微融化之后才咬了一小口。

随即皱着脸说道:“好苦,你是要谋杀我的味觉吗?”咕哒子有些慌张,试做的巧克力连童谣她们都觉得巧克力甜到发腻,虽然减少了糖分但应该不会苦呀。

罗曼看她不信的样子,苦着脸把巧克力递给她说道:“你不相信的话自己品尝一下好了。”咕哒子狐疑的咬了一口边缘,甜腻的味道在口中弥漫。“是甜的呀。”

“你再吃吃我吃的部分。”医生掐着喉咙,一副被苦到生无可恋的样子。咕哒子犹豫着又咬了一口,依旧是甜腻的味道。

“医生?不会你的味觉出问题了吧。”她抬头闻到,却看到男人脸上眯着眼睛冲她笑,右手搭在肩膀上。她随即意识到什么,脸涨的通红。“好啦好啦咕哒子,别生气了,我只是和他们打赌能不能让你和我吃一块巧克力而已。”咕哒子咬着嘴唇,气恼的说道:“反正我也只打算和玛修一起吃巧克力。”然后就把那块无辜的巧克力扔进自己嘴里,那一刻她觉得嘴里的巧克力甜的能腻死她。看医生还是笑着的样子,她忍着恶心的感觉气冲冲的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两个别扭的人,同时说了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假话。却让对方信以为真。

等咕哒子在活动结束的最后几小时终于打够材料做巧克力,才包装好巧克力的她就被通知,休息的时候已经结束,最终的战斗就要打响了。

她依旧和医生闹着别扭,或者说她单方面的发脾气。特意忽视医生,尽量让玛修与医生联系,直到最后想要和他说对不起,说这里还有一份做好的巧克力要给他,边角料让卫宫吃过了都觉得很好的巧克力还没有给他。

最后千言万语,也只是汇聚成一句“回来的时候请你吃蛋糕。”

——
咕哒子抬起头,揉揉酸痛的肩膀,睡眼朦胧间看到披在身上的白色大衣,又想起了那个橘色头发的男人。

她刚才才梦到那个一直在梦里死缠烂打着她的男人。罗曼医生是个很讨厌的人,一直抓着她不放,闭着眼就会出现在她眼前的讨厌鬼

五个射手
唯一缺点是铠太过分
没有貂蝉应该就赢了
开始的时候每次看到铠死掉
都是守约一枪崩的

我害怕
今年别说什么贞德满宝这种傻话了

说实话抽到他的时候……
差点给当狗粮喂了
当时没仔细看
觉得是第一个复仇者就留着了
听说是欧证

这游戏最近福利挺多的
一张护符解决一切
之前想着哔哩哔哩头像要不要用小恩玄学一下
和哥哥用恩闪情头玄学我觉得很ok

在学校里费心打了两块石头然后三十石头抽到了
躲在厕所里的一秒十连了解一下吗
二十块石头是过关之后送的
为什么我觉得bx最好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