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留竹辞

这里竹辞/阿纪.

正在从白嫖党变成为了吃粮不得不写文的兔子

泉扉是不可能甜的.这辈子就是给金士发糖我也不会让泉扉甜起来了.泉扉只有囚禁和黑化才能在一起./王境泽了解一下吗

是的这是个智障作者

所以您请注意着了

最喜欢的BG大概是/天(白)贞

最喜欢的GL大概是/黑白贞/樱雏

最喜欢的BL大概是/泉扉/金士

【泉扉】无题

★关键字【床上 族服 眼睛】
★很强行了……实在没什么脑洞
★难受……没有后续
★拉低群水平……请放心,只有我水平如此低

千手扉间揉揉眼睛,朦胧的景色在眼前逐渐清晰起来。仅仅看得到遮天蔽日的大树,满地的枯枝。

现在是夏季,天看起来才蒙蒙亮,或许是因为处在树林里,他还有些冷。身上穿着的并不是熟悉的铠甲,而是许久没有穿过的族服。

不同于天天不穿铠甲到处浪的宇智波泉奈,他对族服那基本没有防御能力的布料并不放心。是谁替他换上了这身衣服?

他又是怎么来这里的。

记忆尚且能回忆到自己从赌场拖大哥回去的片段,还能回忆到儿时与宇智波泉奈对峙的时候。

但是真正要想起什么的时候,大脑却是一片空白。就像是水中的倒影,看得见却抓不住。

大概是记忆被人动了手脚吧。现在还是战时,或许他正在幻境里也说不定。那又该怎么出去呢,到处乱跑说不定就会裁进陷阱。

干脆还是留在原地吧,看看到底有什么牛鬼蛇神。

一只兔子从他旁边跑过,灰色皮毛的兔子停在他前面,扭头看向他。赤红色的眼睛,像是让他快跟上,跑两步又停下来。

他始终没有跟上去,于是兔子很快就跑远了。他继续等待着,用自己的查克拉感知周围的变化。

渐渐的,起雾了。

他能感知的范围也越来越小,雾气似乎很无害,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影响。倒也不像是宇智波泉奈设下的幻境,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的千手扉间慢慢往前走。

————————————————
车就要过收费站了,千手扉间皱眉催促道:“你到底行不行啊,我大哥他们已经超过我们很久了。”

宇智波泉奈勉强维持脸上僵硬的笑容,恶狠狠的说道:“如果是和大哥配合的话,我绝对会赢。”

千手扉间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感情还怪上他了是吧。“你还是开自动挡靠谱点。”说完,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究竟是哪里开始不对的。

眼前时不时闪过模糊的景色,有在那条已经被填平的南贺川的,有在战场上的。

他看到自己杀人,看到自己手上的刀,看到被自己偷袭的……宇智波泉奈。他想他们两个虽然关系有点恶劣,但也没到那种地步吧。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
继续前进的千手扉间被强光刺的睁不开眼,等到光逐渐消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车上。坐在旁边的是死去多年的宇智波泉奈,一边抱怨着收费站浪费了太多时间,一边喊他喂块小饼干。

他们可没有那么亲密的关系吧,

这是哪门子的闹剧。

再次占tag致歉

似我,我回来辣!
好的我长话短说
群已经建了,但是也是第一次建这样的群x心里没底
群号码放在评论x
群里大概就是交流一下自己的脑洞或者是想法x比如说如果自己想到这个脑洞但是没有文力写出来,可以让别人试着写一下啥的x(虽然这种情况只有我这种废人会遇到)
如果可以也希望有能翻墙或者懂日语的太太进来啊啥的x大家说不定还有口热乎粮食吃
平时可能会很冷x但是觉得如果一起分享产粮食的过程啊,或者是一起分享脑洞,应该会很快乐吧
总之话不多说,群里问题肯定会有很多x所以希望各位能多担待,一起努力!)比如群头衔问题我就犹豫半天最后放弃了思考

【泉扉】 囚.叁

★车的事有认真考虑,但是肯定不是很美好就是了
★突然想起来我还不会走外链啥的/自己滚
★这章没有车/以及我有了新的大胆想法
★我真的不会写恋爱过程

———————————————————————
     他提着金鱼,和宇智波泉奈慢悠悠的走回了宇智波一族的领地。说起来,过去他很少看到对方那么孩子气的一面,最近却是天天见着他走路哼着歌儿。

     总觉得和族人说的恋爱中的傻白瞎少女一个样。

     当然,他也没天真到认为宇智波泉奈是真的有着少女心思的。这位宇智波的二当家手上并不干净,沾满了鲜血。

     到底哪个是真实的泉奈,初见时温和懂礼,落落大方的宇智波泉奈,这时候却也能和他耍起流氓来。宇智波真是性情不定。

     带着这样的偏见,千手扉间敌视着宇智波斑。不过是一个人类,不可能活的比妖怪更长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千手扉间明白自己大哥头铁的很,撞破南墙不回头的人。

     别被宇智波骗了啊。

     他停下脚步,逃跑的事情想了一天也没得出个结果来。爱刀以后还有机会拿,但是没有妖力的他在宇智波泉奈面前说逃跑。

     不如考虑一下在这个星光灿烂的夜晚突然乌云遮天一道落雷劈死宇智波泉奈的可能性。

     宇智波泉奈牵起他的手,有些天真烂漫的说:“扉间,我们就这么活下去吧。”

     千手扉间眯起眼睛,违和感已经越来越严重了。还有之前听到的呼喊,刀剑碰撞的声音……他还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听力。

     他意识到了什么。周围的环境开始扭曲,而宇智波泉奈的手渐渐消散。

     很显然,他生活在幻境里。
———————————————————————

     距离那次庙会已经三天了,这次他生活的地方仅仅限于小小的庭院。门是没有办法打开的,结界并不是为了保护他,而是为了囚禁他。

     宇智波泉奈偶尔会把门推开,从外面进来。无论怎么看,门外仍然是副光景,甚至看的到行人。但是都是虚假的,并没有什么别人,这个空间仅仅生活着千手扉间——和偶尔造访的宇智波泉奈。

     对方温和的笑着,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模样。然而千手扉间也就问了他唯一一个问题——千手现在怎么样。

     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开口。

     外面发生了什么他都不会知道。一切都被宇智波泉奈掌控着,而他只能等待。

     门被撞开了,金色头发的男孩满身的伤口,大声说道:“扉间大人!跟我走!”是漩涡鸣人,漩涡一族一向和千手交好,他和这个小子关系也还不错。

     宇智波泉奈出现在他旁边,紧紧抓住他的衣袖。“你现在还是我的囚犯!”他另外一只手握着他自己的刀。

     漩涡鸣人直接一个螺旋丸扔了过来,有些冒失的少年并不担心伤害到千手扉间。同时他也明白他现在打不过宇智波泉奈。

     他所要做的是给另外一个人争取时间!

     趁这个时候,千手柱间要做的是把千手扉间拉了出去。他的力量对付被分心的宇智波泉奈是轻轻松松,轻而易举的伤到了泉奈。

     他以为宇智波泉奈会为了躲开攻击松手的,但是没想到对方死死抓住了千手扉间,手臂上的血肉模糊,脸上也沾染上了血。

      对方露出狡诈的笑容,一字一句说道:“纵使要我死,也不要想让我放开他。”千手扉间并没有什么事,尽管千手柱间平日里有些傻气,战场上的智慧却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更别说伤到自己弟弟了。

     千手扉间却很不配合的挣扎着,宇智波泉奈的力气大的惊人,但是千手扉间却不是会屈服别人的性格,甚至用出了自己藏的苦无。

     但是宇智波泉奈打开写轮眼之后轻轻松松就能用另外一只持刀的手挡下来。即使他们的距离只有半步。

      “滚出这个世界!”毕竟这个幻术世界还是由宇智波泉奈创造的,本来就是靠强行手段介入的两个人很快就被赶了出去。

        “你现在像个疯子,泉奈”千手扉间放弃了挣扎,他知道他错过了离开的机会。宇智波泉奈咧开嘴笑了起来,“多谢夸奖,扉间。”

         千手扉间低头,思考了起来。宇智波泉奈看到大哥和鸣人之后非但没有慌乱和紧张,反而有一种他们终于来了的放松。而且明白大哥的攻击看起来凶险,实际上不可能针对他。

        看起来是看透了大哥的想法。

       “你在紧张什么,泉奈。”

    

———————————————————————
想了半天,某个人还欠我五辆车
虽然她不认账了,但是我还是用魔道周边换吧√
别想着我开车了,我届不到开车秘籍
     
      

     

【泉扉】 囚.贰

★年操注意
★预警ooc
★意识流写手

     千手扉间也是没想到那人会那么无趣,给他治疗好了一身伤口之后又给他封印了力量,罚他每天打扫房间。

     他大概是宇智波一族里唯一一个有这种待遇的的妖怪,一般来说阴阳师只会和那些灵魂杠着,可宇智波独树一帜,就爱好和千手的妖怪对着干。

     不同于眼镜的限制以至于只能选择式神的日向,宇智波的阴阳师们倒也是很会驭使妖怪。至于是怎么个用法……

     千手扉间一边坐在走廊旁边一边思考的时候猛的停了下来,额头吓出冷汗。

     他不应该知道这些。

     可是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改变,除了偶尔有风吹下树叶,庭院里什么都没有改变,隔壁孩子的吵闹声似乎能给与他少许慰藉。

      宇智波泉奈不知道何时做到他旁边,放下了他的飞雷神。“哦豁,恢复的真快啊。”他瞥了一眼宇智波泉奈,那双深邃的黑色眼睛里他向来只看得到温和笑意。

     宇智波有点能力的都是炸毛猫和笑面虎吗。

     宇智波泉奈眨眨眼,提议道:“晚上的庙会要去看看吗?”千手扉间点头,他尚且还只有十几岁,在妖怪中这年纪和小孩子差不多,但是较于人类,妖怪的孩子总是早熟些的。

     宇智波泉奈倒是年长他几岁,只不过那张娃娃脸给太多人假象。

     秋天似乎已经到了,他也不知道在宇智波这里待了多久,大哥迟迟没有来救他。他仅仅能肯定自己不是在幻术中,但是大哥也不可能这个时候还没有找到他才对。

     空气里是丰收的味道,枯败的叶子打着旋儿从树枝脱落落在地上,庭院里已经落了很多斑驳颜色的叶子了,与被风吹落的红叶一起交织。

     这个时候千手也在庆祝着吧。

     宇智波泉奈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低声说道:“真好啊,扉间你也不用和我打起来。这样的生活真是太好了。”“能先把刀还给我吗。”“看表现吧。”

     对方又坐直了,抚摸着刀像是看自己深爱的人一样说道:“你用它差点把我砍死的时候,我就在想用划瞎你眼睛的感觉。”

对方眼神突然认真起来,被那种眼睛盯着让扉间相当的不舒服。他知道那双眼睛意味着什么,连尾兽都能控制住的写轮眼,控制住他一个狐妖,似乎也算不得困难。

     毕竟是宇智波,把眼睛看的相当重要,千手扉间差点以为对方每天都有的表白是自己中了幻术。

     他“哦”了一声,不再回答他。而是静静感受着时间的流逝,感受着天气的微妙转换。

     心里却无名的疼痛着。

————————————————————

     在吵闹的人群中,千手扉间能听到刀剑摩擦出火花的声音,但是怎么看,都找不到声音的源头。接着是大哥的呼喊——“扉间!”

     好像快哭出来了,还没有成年的大哥还是很喜欢哭鼻子。等等,为什么他用着那种在未来谈起的语气。

     然而那声音像是一朵浪花一样,轻声拍打了礁石之后便在人海中消散了。“发什么呆,走吧。”宇智波泉奈拉起他的手,另一只手上还拿着咬了一口的苹果糖。

     红色的糖渍粘在宇智波泉奈嘴角上,千手扉间不知道庙会有什么好玩的,也懒得去这些热闹的地方。修炼是要清心,他没什么杂念也是一件好事。当然,他大哥另做解释。

     他有些不明白宇智波泉奈当初埋伏那么多人抓他的用意了,除了把自己捅的全身是伤口以外,在宇智波族里好吃好住的。

     虽然偶尔也会因为宇智波斑闹心。
————————————————————

     宇智波泉奈将狐狸面具斜带着,特意给千手扉间也买了一个。恍惚时,千手扉间还以为自己是陪小孩子玩耍。

     套圈圈的时候,腕力控制极好的泉奈几下子就把心仪的奖品套中了,千手扉间忍不住扯了个哈欠,心道人间果然一样无趣。

    

————————————————————
常常怀疑自己写反了攻受
下一章就可以证明我还是泉扉党了
好久没熬夜了……这猝死的味道该死的陌生

【黄祭】 梦幻魅力.完

★私设多预警
★黄祭双中二设定   医园/佣空微量有
★这可能是六阶人皇遛一阶新手屠夫的悲剧故事
★没有踩谁捧谁的意思,仅仅是这个故事里的菲欧娜是熟悉了游戏并且有外挂/bushi
★或者说菲欧娜手上的门之钥是对哈斯塔宝具?附加效果二见倾心?
★菲欧娜看到杰克会讨厌是因为雾/自行百度黄衣之主

哈斯塔和一群求生者围观着荧屏里的战斗,这时候才发现菲欧娜腰上多了一个他的信物,似乎是为了刺激他,镜头拉进了一些,是个扎针了的娃娃。

旁边的随从像是幻象大厅的那只,哈斯塔还没记住名字——他也不想记。

这一局监管者是杰克,女士们似乎更享受的是他的公主抱。即使上狂欢椅子是一件相当刺激的事。然而菲欧娜似乎相当抵触优雅的绅士,甚至懒得修机,而是四处放板翻窗户。

菲欧娜的遛人技术展现了出来,配合克利切,给医生争取足够多的时间,破译了四台机子。绅士稍微有些不耐烦了,过长的爪子放倒了菲欧娜。

被他抱起来的菲欧娜奋力挣扎着,紧紧抱着门之钥。“去死吧,你这恶徒!”挣脱了杰克爪子的菲欧娜在克利切的掩护下很快就逃走了。

杰克面对这些可爱的小姐们时总是会很温柔的对待,以至于游戏赢的很少。更多的是因为他的绅士风度——吧。

菲欧娜从未信任过他,她了解这是个什么样的人,雾之开膛手杰克。那双爪子划开多少女人的腹部她不得而知,但是浓重的血腥味却令她作呕。

是神的意志,她的一切都是听从神的安排而行动的。她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不需要怀疑这人生的一切。

只需要虔诚的信仰。

神的喜怒哀乐才是她需要明白的,世上的其他与她并没有关系,即使参加了死亡游戏——只要是神的意志就可以了。
————————————————————
“老兄,你想泡这妹子可不会容易。”被砸的差点脑震荡的杰克心疼的揉揉自己,心想还不是不要招惹点了巨力的时候女人。

去他上帝的羸弱。

“神明不会有放弃这个念头。”哈斯塔执着(痴汉)的回答道。

菲欧娜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面无表情。

——
完结了,可以撒花了,可能有番外
至于为什么完结……因为我的脑洞就只能爽到这里了……
不负责任的作者*就是这样
不会写恋爱*撑死写恋爱后的日常

【泉扉】 囚.壹

★我根本不会写恋爱过程
★我根本就没谈过恋爱
★所以说是【表白】基础上的囚禁了√
★私设是阴阳师的泉奈x妖怪扉间
★黑化预警



     千手扉间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输的。他怎么可能会输呢,怎么会输给……宇智波泉奈呢。失血过多的身体似乎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机会,他强撑着站起来之后,再次跌倒在了地上。

     恍惚间,他听到了身着戎装的宇智波们包围自己的声音,他们应该是拿刀指着他,询问着带头的泉奈怎么处置他。

     宇智波泉奈的声音还是和初见时一样清冽好听,只是他怎么也听不清楚,宇智波泉奈究竟在说什么。有点失算,不仅没有把宇智波泉奈引进圈套,反而被他推进了陷阱。

     泥土的味道依旧那么熟悉,只是参杂着血的味道。即使那和人类的血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却还是清楚的提醒着他,他和宇智波泉奈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普通的恋人那样。

     他终是撑不下去了,感受到自己似乎被人拖着,动作很粗暴,最后被扔上了什么生硬的东西上面。是板车一类的东西吗?无从得知,只有痛感像是潮水包裹着他。

     梦里面只有黑红的颜色,真是像极了宇智波的标准配色。只有尸体和鲜血,只有断刃和惨叫,战场上并没有别的东西,他似乎是回到了刚刚上战场时,被这些东西包围着。周围的激烈打斗和他并没有关系,他就像是个局外人。

     他看到弟弟被刺死,鲜血溅到了他脸上。身后有人说,好残忍啊,明明弟弟死了,却眼泪都没有落下就若无其事的继续战斗呢。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千手扉间冷哼一声,战场的规矩只有大哥不明白而已,在真刀真枪的对上之后我就明白了。

    怎么会有关系呢?死去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悲伤再回来,为什么要哭泣,为什么要止步不前,怀疑自己活下去的意义毫无用处。

     这是他明白的,贯彻的。即使和宇智波泉奈在感情的沼泽里纠缠着,但是双方都是在拥抱下藏着匕首而已。

     仅仅自己太蠢,居然还是相信了宇智波泉奈一次。本以为是和他说再见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仁慈,谁知道转眼间自己就成了被打倒的人呢。

     他过去所杀死的,所践踏而过的尸体都紧紧抓住了千手扉间的脚裸,似乎不肯让他继续前进,他不太明白,心里却有了答案。

     他继续前进,不在乎荆棘划破自己的皮肤;他继续前进。不在乎碎石硌伤自己的脚板。得继续前进才行,坐以待毙并不是他的风格。

     年轻的千手扉间尚且还有着冲动,还有着弱点。他老谋深算,却又会因为年轻气盛而输给宇智波泉奈。在绝对会赢的命运里输给一个注定在那个年纪死掉的人。

     那些感情编织的锁链将他锁住,将注定的命运改变了。

———————————————————————
     千手扉间醒过来的时候,没能从湿冷的地牢里看出时刻。唯一通风的是铁门上紧紧是方便送食得一个小窗口,不过宇智波们也没打算给他送饭过来。

腐朽阴暗的气味始终缠绕着他,肮脏的东西在看不见的黑暗潜滋暗长,就像是他和宇智波泉奈的那段孽缘一样,畸形的感情如同蛇一样缠绕着他们。或者说,仅仅纠缠着千手扉间。

     除了牢门没有任何东西困住他,他甚至能自由使用妖的力量。但是用出来之后似乎也被什么消除了,他没有任何办法治疗身上的伤口。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了,应该已经被搜查的人带走了。

     真是有够过分的,千手抓住人之后起码还会治疗一下的。不过,对方是宇智波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所以反过来说也一样的,他是千手,和漩涡一族交好的千手同样是常常袭击宇智波的常客。

    那一天,漂流的尸体曾经把南贺川的河水染红。千手的有,宇智波的有,漩涡的有,日向的有。或许那个时候,他就没有和宇智波泉奈和平相处的机会了。

     他不是放不下仇恨,就算他放下仇恨能怎么样?大哥和鸣人吵着的和平共处就会有结果吗?人类和妖怪就真的能和平共处吗?

     和平只是抑制力存在的时候才有的虚假,等到抑制力消失的时候会怎么样呢?如果不把对方赶尽杀绝,他们就没法活下去。

     宇智波不会放下仇恨,千手也没有理由放下仇恨。说到底千手柱间是否还是太天真。多少人会向他一样伟大的想着,和平就好了。

     每个人都讨厌着失去,每个人都讨厌着分离。

     勉强把伤口用最简单的方法处理了一下,他忍着疼把和伤口黏在一起的布料撕开,紧紧是处理完伤口,他就因为疼痛满头大汗。

    宇智波的符咒,刀剑对于他来说是不同于普通阴阳师的,那浸染着仇恨与血泪的东西像火一样,一旦黏上他们就会用自己的生命熊熊燃烧,直到把他们燃烧殆尽。

    虽然只是比喻,但是这些东西能阻止他伤口的愈合是真的。

     门突兀的被打开了,他的狐狸耳朵都没有能听到声音。“休息的不错嘛,千手扉间。”宇智波泉奈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千手扉间还是少年的年纪,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拔出刀砍了这家伙。

     然而对方手上拿着他心爱的佩刀——飞雷神。修长的手指放在漆黑的刀鞘上,脸上还带着玩味的笑容。“不过,以后你就是我的东西了。所以你的刀也就是我的刀了啦,真是的,看上这把刀很久了么。”

     千手扉间差点以为他是和刀谈恋爱的。

【泉扉】日常

★ooc预警
★fgo神奇乱入
★私设多
★放飞自我的沙雕

“哦,千手扉间你居然还打游戏的吗?买这种专门打游戏的平板。”宇智波泉奈打开千手扉间的平板,锁屏规规矩矩的,是一乐拉面店。

然后他就被穿着比基尼的大胸少女写真亮瞎了眼睛了。“鸣人那臭小子缠着要我买的,因为兄长又把他自己除了被我存死期的钱输没了。要是让玖辛奈知道这个,水门和鸣人得把地板跪穿。”

千手扉间连眼神都没有给宇智波泉奈一个,专心用着笔记本。没有开灯的夜晚,荧光映在熬夜两天看起来快猝死的千手扉间脸上,宇智波泉奈确定以及肯定这样子放出去又有一堆人吼着【这就是恶鬼吗】

宇智波泉奈先无视屏保,试探性的点了那个【命运:冠位指定】。

他氪金氪到宇智波后辈失去零花钱的游戏。

“敲你吗听到没有千手扉间!鸣人那个小狐崽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限定!”

↑以上是没有一个限定沉船N次的非洲人发出的声音。

“啊,那个啊。”千手扉间稍微转头说道,“每次那小子没抽到东西,大哥就会资助他呢,为了避免损失太大,我就替他们抽卡了。”千手·高中生每天为生计发愁·唯一一个脸白的千手·扉间继续(无意的)嘲讽说道:“两次十连都会基本满宝,所以尽管鸣人说自己肯定能出货,但是每次我都有在池子开放的时候先抽他几次。”

宇智波·明明肤色一样白·但是可能因为腹黑原因·脸也跟着黑了·泉奈:呵,欧皇。

合租的房子有些杂乱,但是两个大男人也不可能对生活环境太过挑剔,只是偶尔宇智波泉奈也会用佐助也住在这里之类的暗示骗些小姑娘过来做些让千手扉间很火大的事——打扫卫生。

千手扉间:那个是研究资料,请不要用它去擦玻璃,报纸在旁边,谢谢。

虽然他本人脸就长的秀气,但是无奈的是姑娘们似乎对经常挂在千手扉间身上的宇智波·懒到不想动·泉奈有什么误解,以至于两个人一直在女孩子们身边有些妇联会正副主席的地位。

宇智波泉奈盯着900付费石头陷入了沉思,很好,既然千手海豹你这么有钱我就不客气了。

出现的是温暖人心的标准十连。点击了30次都是那个结果,旁边的千手扉间已经眼神死了。

退出游戏的宇智波泉奈不死心的进了日服……

很好,你以为是花嫁up池?是我对不起哒!

很好,你以为是皮卡up池?是我老妈子哒!

泉奈先生大失败。

行吧,他还是打竞技类游戏好吧。然后他按下最后一次十连的时候,耀眼的彩光差点把眼睛闪瞎了。“扉间!我出货啦!”“你出国我可能会更高兴点。”

然后宇智波泉奈就盯着以为是花嫁实际上是棉被的卡面楞了半天。

——
玻璃打湿之后用报纸擦效果似乎挺不错?
两个人没有确定关系但是实际上已经是恋人的日常吧

【黄祭】梦幻魅力 一

★迟早有生之年
★还有人记得我这个沙雕文写手不
★黄祭双中二设定

“哈斯塔,再慢点你就赶不上早餐了,今天难得吃一下中华菜呢。”声音渐行渐远——裘克是架着火箭飞跑过去的,旁边的机械师有点怀疑他是怎么在那么短时间说完这句话的。

她和哈斯塔的距离不算太近,可是和监管者并排走还是让怕生的她很有压力。“哼,为了一点食物争的头破血流。”哈斯塔倒是很有气魄的样子。

“小特,快点啦,最后几个铁板鱿鱼要被菲欧娜吃掉了!”艾玛推着特蕾西,示意她走快点。黄衣之主还到没认为自己和鱿鱼是一样的货色的地步,但是他有点留意那个祭司——菲欧娜。“不,实际上也不会有人想吃——”“哎呀快走啦。”

菲欧娜很少出现不在状态的情况,大多数时候都能牵制住他——虽然杰克这些对庄园熟悉的监管者偶尔也会把她放上狂欢椅。

“不过,为什么中式早餐只有铁板鱿鱼?这不是街头小吃的吗。”律师推推眼镜,对于鱿鱼他更多的联想是哈斯塔的触手。

“难不成您还想吃法式焗蜗牛?”玛尔塔戏谑的看他一眼,毫不在意的吃下一串。除了菲欧娜,她是第二个敢吃这道菜的人。

事实上杰克做过法式焗蜗牛,当天就被禁止进入厨房了,之后的伙食都由红蝶负责。

艾米丽这种上等人就不说了,即使是擅长拆椅子的艾玛也对这种食物无感。克利切倒是没什么想法,仅仅是看向和艾玛交流的艾米丽的眼神充斥着——嫉妒?

艾米丽揉揉艾玛的头,说道:“虽然鱿鱼营养还不错,但还是让我们吃些面包吧,我刚刚找到了几盒黄油。冰箱还有牛奶呢。”

“我去加热牛奶吧。”园丁从冰箱里找到了玻璃瓶装好的新鲜牛奶,是庄园主特意为女孩子准备的。说实话每天沉迷糕点的杰克也正大光明的拿过。

克利切急忙很上,“艾玛小姐,就让克利切来帮你吧。”哈斯塔对这一幕都快要熟悉到在梦里也能完美再现了。

园丁摇头,指着面包说:“如果您要帮忙,请克利切先生您把面包涂上黄油吧。”至今艾玛对他还是使用的敬语,杰克觉得克利切是时候放弃了。

菲欧娜放下筷子,看向了黄衣之主,或许她目光太炙热,以至于玛尔塔误会了什么。“菲欧娜,黄衣之主和鱿鱼还是有区别的。那个是有毒的,小孩子不能吃的。”

菲欧娜摇摇头,用敬畏的目光的看着黄衣之主。“原谅我。”黄衣之主冷哼一声,“自作多情。”

艾玛差点以为菲欧娜信仰的神是哈斯塔了,然后直到哈斯塔离开了他的椅子,菲欧娜依旧对着那个方向诚心的祈祷着。

也是,哪家信徒会把自己神遛狗一样遛着玩儿。

这么说来,自作多情的似乎是黄衣之主了?

艾玛没有思考太多,克利切缠着她想要她一起去下一场游戏,表情可怜的像是只被抛弃的小狗。艾玛还是心软了一下,同意了。

“我要和你们一组。”菲欧娜抱着门之钥,绯红的眼睛看不出悲欢,说起来,这个女孩似乎也仅仅在逃跑和挣扎的时候会表现出惊恐来,她的神在那些时候往往也就没有用处。

作为搭档来说胜过莱利先生,但是之前艾米丽看到菲欧娜脸色可不是太好。“艾玛,我没问题的。”艾米丽微笑,似乎并不在意之前的事了。

“那就这样吧,克利切去做些准备啦。”克利切先生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其实除了他生气的时候,克利切先生也是个可爱的人吧。

【卡多咕哒】生病这件小事

★沙雕文风预警
★ooc存在
★私设现代pa

不过是……突然的降温而已,在俄罗斯生活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会在温带地区的日本感冒。

好吧这并不只是感冒而已。

发高烧的卡多克昏昏沉沉的想着,安娜斯塔西娅似乎是在担心的看着他,日本突然发生了冰灾,大雪连下三日,出门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了。

接着他听到了自家祖屋拉门被人"砰"的拉开的声音,长时间没有深度睡眠过的卡多克本要在病魔的感召下睡去的,瞬间被这声音吓得清醒了。

说实话因为熬夜的原因他心脏不是特别好。

"抱歉啦,不请自来,卡多克君!""你怎么知道他家钥匙在那个地方的。""立香前辈之前似乎经常来蹭饭的呢。"

连村里的医生都不能突破大雪来到他家,那三个人似乎很简单的就从东京赶到了这个小地方。

"哎,居然还没有好吗?"立香似乎有些诧异,像是想到了什么,问了安娜斯塔西娅厨房的位置后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

"抱歉,打扰了。"好脾气的玛修屈膝坐在一边,手上端着热气腾腾的茶。"因为立香她吵着要来看你——所以我们就想办法来看你了。"藤丸喝下一大口热茶,似乎缓了过来。

这不科学。卡多克心想,那天他只是早上拉开门一分钟就被冻成这个样子。"因为出汗了,所以今天看起来精神了一些呢。还是因为立香来访?"安娜斯塔西娅微笑看着他,他却完全笑不出来。

"好啦,给病人卡多克君的专属驱寒茶!是卫宫老师特别配方哦!"立香端着一杯味道有点冲的茶过来,在榻榻米上被扶起来靠着藤丸的卡多克闻到味道就觉得不可能是卫宫的配方。

不会是从那个叫伊莉雅的小孩子那得来的吧,听说他们兄妹来着!卡多克看到了切得极其不均匀的姜片和花椒。

"蠢货,这么烈的茶我怎么可能喝的了啊!之前医生的建议都是先吃药发汗就行了。"卡多克不知道怎么说她比较好,但是对方却像是无视在场所有人一样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如果我死了别想来我家蹭饭。"

——
蹭饭是为了完成【情侣之间必不可少的小体验】→一看就是老网骗新作
有伊莉雅是因为【奇怪的药这个技能】
两人交往设定
小段子希望会有人看的愉快

【卡多咕哒】一见钟情的奇迹.序

★我又双叒叕跳新bg坑了
★吃的bl文风永远那么黑暗还是bg的大胸有点温度
★这就是传说中拉低tag整体水平的文章
★现代学院pa
★学生凭资质与英灵契约但是英灵的活动范围仅仅限于固定的地点
★紧急情况可以使用英灵的力量/或者是拿到了(基本不可能让你拿到的)执照

藤丸是没想到立香会和卡多克打起来的。

清姬一众女粉丝围着两个,大声的加油着。魁扎尔用轻松的语气劝下了跃跃欲试的女高中生们,毕竟在她看来决斗还是公平来着好。

虽然她们也(自认为)算是立香的力量。

但是不知道谁给了卡多克和统治一条街的(基本被打的奄奄一息)盖提亚打过架的咕哒子打肉搏战的勇气,这个有点瘦弱,体育课永远在及格边缘小心试探的少年不出藤丸的意料,被立香制服了。

有点狂傲的男装女子高中生骑在双手被反背在身后的瘦弱男子身上,藤丸不担心有流言蜚语,他比较担心卡多克会不会被压死。

毕竟立香可是以体育生考进迦勒底的,看起来挺娇小的女孩子体重惊人——或者说因为肌肉不是特别明显,所以很多人都会低估她的力量。靠文科成绩进A班的卡多克完全不可能会是对手吧。

之前和卡多克有争执的一直都是藤丸,至于立香——他们两个都不在一个班。今天和卡多克约架的也是藤丸,至于藤丸怎么说服乖巧学生出来打架的,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立香眼神从来没有那么冷过,当初一只猫差点冻死在外面的时候是立香把它捡回去的。抱着取暖,心软的不行。

立香看起来丝毫不心疼对方的脸被敌人的沙石硌的生疼,藤丸就站在不远处,卡多克似乎看到了,想转过头却又不行。

立香松开他,在一群姑娘的簇拥中离开了。脸色似乎很不好,大概也就只有那群死忠粉能忍受着她黑着脸还可以满脸灿烂笑容的问新开了甜品店要不要去看看。

卡多克稍微有点困难的从地上爬上来,看到藤丸之后一脸惊讶,指着被女孩子们包围的那个人问道:“那不是你吗?”藤丸肯定的点点头,说:“立香偶尔会男装。”

他成功在天才脸上看到了痛不欲生的表情。“算了,我们去咖啡厅聊聊吧。”藤丸拍拍他肩膀,指着立香进去的那家甜品店对面的咖啡厅。

有点悲伤的音乐很符合卡多克此时此刻的心情,红色头发一脸悲伤的服务员端着两杯黑咖啡过来,语气沉重的说道:“两位居然在偷窥对面甜品店里的小姐们吗,虽然我们咖啡厅就是为此而开的,但还是太令我难过了,告辞。”

卡多克想起来,这个人在他们学校论坛上挺有名的。虽然长相帅气。可惜因为是英灵和性格的原因,至今单身。

卡多克无意识的搅拌着咖啡,对面的立香穿的和藤丸几乎一模一样,他还以为几天不见藤丸留长发染发了。“你真的暗恋立香?为什么都认不出她?”

“可能是什么神秘的东方力量吧,这几天似乎流行lady们穿西装。”金发的外国人突然出现在藤丸旁边,他继续说道:“从者的力量可不能小看啊,卡多克阁下。”他拿起藤丸的咖啡喝了两口,继续说:“这说明有英灵不想让你追求立香小姐呢。”
——
卡多克对立香一见钟情被藤丸发现
大概是藤丸不同意婚事(???)
两个人约出来打架
然后卡多克却和男装扮演哥哥撩妹的立香刚上了
立香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见面就要打架但是不怕啊
所以就打起来了
哈哈队+老妈子这边组成了【立香保护协会】战线
卡多克并不知道和自己暗恋对象打了
他暗恋对象都不认识他就是了